原标题:前有莎普爱思,后有鸿茅药酒:“神药”灰色生存

    如果不是外界质疑风波再三而起,或许多数消费者还被蒙在鼓里,以为熟悉的鸿茅药酒或仅仅是保健酒。然而,它的真实身份是“药”而非“酒”。既然是药的话,宣称由67味中药配制而成的鸿茅药酒,到底安全性如何?至今仍显得扑朔迷离。

前有莎普爱思,后有鸿茅药酒,“神药”宣传是非不断,这也同时考验监管底线。

是药而非酒

一位名为谭秦东的作者,因为写了一篇《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遭到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公安局的跨省追捕。凉城县公安局的最新案情通报是,接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报警,经查,谭秦东称鸿茅药酒是“毒药”,“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2018年1月25日,谭秦东被检方批准逮捕。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审查起诉。

鸿茅药酒的品牌方所有者和生产方,是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暂且不论谭秦东是否涉嫌损害商业信誉,但事件中的另一主角鸿茅药酒,自身在广告宣传上迷雾重重。

据鸿茅药酒官网介绍,鸿茅药酒是一款有着国药准字的OTC药品,适用于风寒湿痹、筋骨疼痛、肾亏腰酸、脾胃虚寒、妇女气虚血亏症状。同时,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信息显示,鸿茅药酒是属于酒剂类非处方药,批准文号为国药准字Z15020795。

既然是药的话,为何鸿茅药酒长期外界营造的是保健品形象呢?作为广告大户之一,鸿茅药酒近年来活跃于各大屏幕上。类似于“每天喝两口,健康长寿”、“逢节气注意养生”等这样的广告宣传语深入人心。甚至在一些电视剧上,鸿茅药酒也被植入其中,常常和食品一起被摆在餐桌上。对于不熟悉鸿茅药酒的人而言,或会简单认为这是类似于保健酒的药酒。

鸿茅药酒在广告违规宣传上,似乎早有前科。如在2008年5月到2018年12月,鸿茅药酒广告因“以专家和患者名义为产品做功效宣传”等,连续多月被辽宁和江苏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次数超过59次。

再如在2015年,新《广告法》实施当年,规定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广告不得利用广告代言人做宣传。鸿茅药酒却成为上海被查处的违反新《广告法》第一案。

据《健康时报》报道,记者通过研究近十年的公告文件,不完全统计的结果显示,鸿茅药酒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次数十次。

安全性存疑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证券法律事务部副主任舒长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开发的‘鸿茅药酒’本质上属于药品,不是一般的酒和保健品。其广告行为必须符合《广告法》、《反不正当竞争法》、《药品管理法》、《药品管理法实施办法》和《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的规定。”

“按照《广告法》第3、4、8、9条和《药品管理法》第60条之规定:必须客观真实地介绍‘鸿茅药酒’的性能、功能、产地、用途、质量、成分、价格、生产者、有效期限、允诺等基本信息,且必须与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的说明书一致,并应当显著标明禁忌、不良反应。不得通过欺骗等手段误导消费者。非处方药广告应当显著标明‘请按药品说明书或者在药师指导下购买和使用’。如果‘鸿茅药酒’存在上述任一行为,涉嫌违法。”

除了广告宣传是否违规外,身为药物的鸿茅药酒,药材安全性目前也饱受外界质疑。据公司官网介绍,鸿茅药酒有着279年的传承历史,由67味中药配置而成。细数名单中的中药成分,不乏何首乌、附子、乌药、半夏等常见含毒性的中药材。

这些中药材的安全性如何?另外,关于鸿茅药酒宣传的适用于风寒湿痹、筋骨疼痛、肾亏腰酸、脾胃虚寒、妇女气虚血亏症状,是否有真正的临床数据支撑,第一财经记者也向鸿茅药酒发布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之际,迟迟不见回复。

从事保健酒行业多年的李姓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像鸿茅药酒本身不是保健酒,却当做保健酒或酒来卖的做法,其实在行业内一直争议很大。

“鸿茅药酒配方上的药材成分之多,安全性到底如何?公司到底有没有相关的数据支撑。因为每个药材的化学成分都不一样,在浸泡的过程中会不会产生负面作用,这都需要警惕的,何况鸿茅药酒的配方上含有动物以及植物成分。就像我们自身的保健酒,虽然是国家审批的保健酒,但在安全性问题上,我们还是花了几年的时间进行临床研究,同时在宣传的过程中,也会提醒消费者如何恰当饮用。”上述李姓人士表示。

“神药”风波不断

鸿茅药酒已不是第一款引发市场风波的“神药”。在此之前,另外一款非处方药“莎普爱思滴眼液”,无论是药品有效性,还是广告合规性也陷入巨大的信任危机。此后,引来监管层介入。

不管是鸿茅药酒,还是莎普爱思,在宣传上,都掷出过不菲的广告金额。

落到鸿茅药酒自身,本身也折射出中药现在的发展困境。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麦斯康创始人史立臣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中药临床疗效的证据级别较低,大部分中成药缺乏充分的临床试验研究,尤其是高级证据级别的临床研究。

在史立臣看来,缺乏相关的临床数据支撑,某种程度助长了中药企业夸大宣传之风, “中医药式微,而西药见效快,疗效明确,患者更倾向于使用西医和西药治疗,尤其是目前很多三甲医院的医生基本都是西医院校毕业,对中医的用药原理并不清楚,所以基本不用中药治疗病患。对于中药,因为缺乏教育和引导,病患患病后基本不先做考量,这导致中药,尤其是中成药销量难以拉升。”

“为了提升中成药业绩,很多药企基本是通过广告模式拉动,但因为批准的中成药有明确的治疗范围,经营者认为这阻碍了销量的提升,就通过扩大治疗范围或者夸大疗效的方法做广告宣传,这种模式一直延续至今。”史立臣表示。

但不管如何,面对接连不断的神药风波,已给业界敲响了警钟,必须重新审视非处方的广告宣传监管问题。

       事件进展

揭秘鸿茅药酒

各方声音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