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插件 下的文章

原标题:特朗普发推特宣称:卢布和人民币趁美元加息贬值,不可接受!

上周,美国对俄罗斯进行了经济和军事的双重打击,总统特朗普刚刚又发布一条推特,把矛头指向卢布和人民币贬值。

说俄罗斯在玩“贬值游戏”,可能多少还说得过去,上周美国宣布对俄经济制裁新措施后,卢布在两天内瞬贬了近8%。

不过要说人民币搞贬值,实在让人一头雾水。自2017年1月以来,美元指数在“加息周期”中,不但没有走强,反而从近103点的高点下滑到目前的89点左右,贬值幅度高达近14%,相比之下,人民币表现相当“稳重”,一年以来兑美元已升值了近10%,今年以来升值3.4%。

截至目前,市场对特朗普的言论反应平静。

特朗普推特截图特朗普推特截图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CNBC)16日对这条推特做了简短报道,并称,美国财政部13日(发布的外汇政策半年度报告)并未将任何主要贸易伙伴列入“汇率操纵国”名单,但中国仍然在货币政策“观察名单”中,而俄罗斯不在名单之列。

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曾多次表示,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将是他上任第一天的首要任务。但他就任至今已然一年,仍未兑现这一承诺。

美财政部报告称,美国“对中国在纠正双边贸易不平衡方面缺乏进展严重关切,敦促中国创造一个更加平等和互惠的竞争环境”。在10月进行的上一次报告中,该部门并未使用“严重”一词来表达类似关切。

报告称,“中国经济发展的日益非市场化方向对其主要贸易伙伴和全球长期增长前景构成越来越大的风险。”尽管报告的基调仍是批评中国,但比特朗普对中国的评论更为缓和。

彭博社报道截图彭博社报道截图

彭博社16日报道称,特朗普指责中国和俄罗斯让本国货币贬值,这开辟一条“新战线”,即外国政府正在利用美国经济(的收缩)来支持自己的扩张。特朗普曾一再抨击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以及不向美国开放投资市场。

他暗示,一场货币战争正暗流涌动,世界各地的央行行长和财政部长正准备到华盛顿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春季会议。

美联储一直强调,美国目前“过热”的经济需要加息来冷却,且加息将创造“强美元”格局。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美联储一直处于“加息周期”,但美元指数却为如期走强,反而从2017年1月的高点103点下滑到目前的89点左右。

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兑美元并未贬值,而是处于升值通道内。在过去12个月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上涨了约10%。

最近几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持续上涨,达到自2015年8月人民币“突然贬值”以来的最高值。美东时间16日上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接近6.28。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经升值3.4%:

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日线图(6个月)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日线图(6个月)

美元指数从年初的93左右下滑到目前的89左右,今年以来贬值了近4.17%:

美元指数日线图(6个月)美元指数日线图(6个月)

因此,对于特朗普推特中的明显错误,一些经济界人士坐不住了,比如这位银冠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策略师、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SIPA)副教授、前清华大学经济及管理学院副教授霍瓦内茨(Patrick Chovanec):


另外,和中国一同被列入财政部“观察名单”的还有日本、韩国、印度、瑞士、德国等5国。

俄罗斯未被列入“观察名单”,但观察者网此前报道,在美国4月6日宣布对俄罗斯经济的新制裁措施后,卢布和俄股均遭重挫。今年以来,卢布对美元贬值8%。

美元兑卢布日线图(6个月)美元兑卢布日线图(6个月)

另外,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莉4月15日已经“预告”,16日将宣布新的对俄经济制裁措施。

  原标题:前有莎普爱思,后有鸿茅药酒:“神药”灰色生存

    如果不是外界质疑风波再三而起,或许多数消费者还被蒙在鼓里,以为熟悉的鸿茅药酒或仅仅是保健酒。然而,它的真实身份是“药”而非“酒”。既然是药的话,宣称由67味中药配制而成的鸿茅药酒,到底安全性如何?至今仍显得扑朔迷离。

前有莎普爱思,后有鸿茅药酒,“神药”宣传是非不断,这也同时考验监管底线。

是药而非酒

一位名为谭秦东的作者,因为写了一篇《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遭到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公安局的跨省追捕。凉城县公安局的最新案情通报是,接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报警,经查,谭秦东称鸿茅药酒是“毒药”,“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2018年1月25日,谭秦东被检方批准逮捕。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审查起诉。

鸿茅药酒的品牌方所有者和生产方,是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暂且不论谭秦东是否涉嫌损害商业信誉,但事件中的另一主角鸿茅药酒,自身在广告宣传上迷雾重重。

据鸿茅药酒官网介绍,鸿茅药酒是一款有着国药准字的OTC药品,适用于风寒湿痹、筋骨疼痛、肾亏腰酸、脾胃虚寒、妇女气虚血亏症状。同时,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信息显示,鸿茅药酒是属于酒剂类非处方药,批准文号为国药准字Z15020795。

既然是药的话,为何鸿茅药酒长期外界营造的是保健品形象呢?作为广告大户之一,鸿茅药酒近年来活跃于各大屏幕上。类似于“每天喝两口,健康长寿”、“逢节气注意养生”等这样的广告宣传语深入人心。甚至在一些电视剧上,鸿茅药酒也被植入其中,常常和食品一起被摆在餐桌上。对于不熟悉鸿茅药酒的人而言,或会简单认为这是类似于保健酒的药酒。

鸿茅药酒在广告违规宣传上,似乎早有前科。如在2008年5月到2018年12月,鸿茅药酒广告因“以专家和患者名义为产品做功效宣传”等,连续多月被辽宁和江苏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次数超过59次。

再如在2015年,新《广告法》实施当年,规定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广告不得利用广告代言人做宣传。鸿茅药酒却成为上海被查处的违反新《广告法》第一案。

据《健康时报》报道,记者通过研究近十年的公告文件,不完全统计的结果显示,鸿茅药酒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次数十次。

安全性存疑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证券法律事务部副主任舒长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开发的‘鸿茅药酒’本质上属于药品,不是一般的酒和保健品。其广告行为必须符合《广告法》、《反不正当竞争法》、《药品管理法》、《药品管理法实施办法》和《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的规定。”

“按照《广告法》第3、4、8、9条和《药品管理法》第60条之规定:必须客观真实地介绍‘鸿茅药酒’的性能、功能、产地、用途、质量、成分、价格、生产者、有效期限、允诺等基本信息,且必须与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的说明书一致,并应当显著标明禁忌、不良反应。不得通过欺骗等手段误导消费者。非处方药广告应当显著标明‘请按药品说明书或者在药师指导下购买和使用’。如果‘鸿茅药酒’存在上述任一行为,涉嫌违法。”

除了广告宣传是否违规外,身为药物的鸿茅药酒,药材安全性目前也饱受外界质疑。据公司官网介绍,鸿茅药酒有着279年的传承历史,由67味中药配置而成。细数名单中的中药成分,不乏何首乌、附子、乌药、半夏等常见含毒性的中药材。

这些中药材的安全性如何?另外,关于鸿茅药酒宣传的适用于风寒湿痹、筋骨疼痛、肾亏腰酸、脾胃虚寒、妇女气虚血亏症状,是否有真正的临床数据支撑,第一财经记者也向鸿茅药酒发布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之际,迟迟不见回复。

从事保健酒行业多年的李姓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像鸿茅药酒本身不是保健酒,却当做保健酒或酒来卖的做法,其实在行业内一直争议很大。

“鸿茅药酒配方上的药材成分之多,安全性到底如何?公司到底有没有相关的数据支撑。因为每个药材的化学成分都不一样,在浸泡的过程中会不会产生负面作用,这都需要警惕的,何况鸿茅药酒的配方上含有动物以及植物成分。就像我们自身的保健酒,虽然是国家审批的保健酒,但在安全性问题上,我们还是花了几年的时间进行临床研究,同时在宣传的过程中,也会提醒消费者如何恰当饮用。”上述李姓人士表示。

“神药”风波不断

鸿茅药酒已不是第一款引发市场风波的“神药”。在此之前,另外一款非处方药“莎普爱思滴眼液”,无论是药品有效性,还是广告合规性也陷入巨大的信任危机。此后,引来监管层介入。

不管是鸿茅药酒,还是莎普爱思,在宣传上,都掷出过不菲的广告金额。

落到鸿茅药酒自身,本身也折射出中药现在的发展困境。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麦斯康创始人史立臣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中药临床疗效的证据级别较低,大部分中成药缺乏充分的临床试验研究,尤其是高级证据级别的临床研究。

在史立臣看来,缺乏相关的临床数据支撑,某种程度助长了中药企业夸大宣传之风, “中医药式微,而西药见效快,疗效明确,患者更倾向于使用西医和西药治疗,尤其是目前很多三甲医院的医生基本都是西医院校毕业,对中医的用药原理并不清楚,所以基本不用中药治疗病患。对于中药,因为缺乏教育和引导,病患患病后基本不先做考量,这导致中药,尤其是中成药销量难以拉升。”

“为了提升中成药业绩,很多药企基本是通过广告模式拉动,但因为批准的中成药有明确的治疗范围,经营者认为这阻碍了销量的提升,就通过扩大治疗范围或者夸大疗效的方法做广告宣传,这种模式一直延续至今。”史立臣表示。

但不管如何,面对接连不断的神药风波,已给业界敲响了警钟,必须重新审视非处方的广告宣传监管问题。

       事件进展

揭秘鸿茅药酒

各方声音

原标题:“消失”133天被查的省会市长,再有新消息

4月13日,最高检通报:甘肃省兰州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栾克军(正厅级)涉嫌受贿罪一案,经甘肃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白银市人民检察院向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注意到,此系栾克军去年“消失”133天后,官方二度发布跟其有关的消息。

去年7月19日上午,栾克军以兰州市长身份,前往南绕城高速与新建兰州东收费站项目现场办公。这之后,他再未公开亮相。“消失”133天后,去年11月29日,甘肃省纪委通报,栾克军涉嫌严重违纪已被调查。

此后,官方未通报对栾克军的立案审查结果。直到4月13日,最高检通报上述消息,栾克军已被提起公诉,将被押上审判席。

栾克军生于1960年6月,曾在煤炭系统工作多年,担任过华亭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华亭煤业是甘肃省最大的煤炭企业。2002年离开国企,先后在张掖、庆阳两地任职,担任过张掖市副市长、市长,庆阳市市长、市委书记。

2016年9月,栾克军由庆阳市委书记,调任兰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三个月后“去代转正”,出任兰州市长。至其被宣布调查时,担任兰州市长仅7个月。

十八大以来,甘肃已有苏荣(2003年至2006年任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2011年至2017年任甘肃省委书记)两任省委书记落马。省会城市兰州市,亦有三位党政一把手落马,栾克军和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陆武成(2008年至2012年曾任兰州市委书记),甘肃省委原常委、原常务副省长虞海燕(2013年至2016年任兰州市委书记)。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注意到,栾克军与王三运有牵连。

据报道,2016年8月,原担任兰州市长的袁占亭于升任兰州大学党委书记(副部级)。之后兰州市长岗位空位月余。由于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的王三运力推栾克军,导致颇有实力的竞争者出局,栾克军则“成功上位”,由甘肃省辖市庆阳市的市委书记,转任省会城市兰州市市长。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发现,官方发布的王三运问题通报中提到:王三运“违反组织纪律,罔顾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和组织原则,让存在违纪问题的干部挑选领导岗位,在干部选拔任用中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

此番最高检通报栾克军被提起公诉的消息时,披露“栾克军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在项目建设、工程承揽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发现,中纪委反腐大片《巡视利剑》披露,王三运的问题之一,就是纵容甚至授意亲属在甘肃承揽工程以权谋私;还给到甘肃任职前结识的老板,在获取项目、通过审批等事项上提供帮助。

此外,王三运于2017年4月离开甘肃,不再担任甘肃省委书记职务。次月,时任兰州市长的栾克军落选甘肃省委委员。

2017年7月11日,王三运被宣布调查。9天后的7月19日,栾克军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之后“消失”133天,被宣布调查。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撰稿/新京报记者王姝

原标题:脱光衣服电击、逼人喝尿 |背后涉黑团伙“九宗罪”

4月12日,吴学占等15名被告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9项犯罪,在山东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团伙曾上门对苏银霞逼债,并侮辱、殴打和拘禁,导致“于欢案”发生。

起诉书显示,15名涉黑团伙所涉9项罪名分别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强制侮辱妇女罪,强奸罪。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了解到,至少4名受害人向吴学占团伙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法院对此一并审理。于欢案民事赔偿部分的代理律师殷清利介绍,苏银霞与于欢均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

受害人王秀娥表示,自己曾在2013年被吴学占团伙非法拘禁三四天,期间遭遇扇脸、脱光衣服电击、捆住其双手吊离地面、被逼喝尿、活埋等。

该案于12日上午9时开庭,到晚间7点半一天内开庭三次,吴学占等人均不认罪,对指控予以否认。由于涉及的罪名与证据较多,参与案件庭审的代理人称,接到法院通知,案件有可能审理两天。

于欢提出精神损害赔偿

4月12日8时许,东昌府区法院门口拉起警戒线,公诉人与辩护人陆续排队进场,部分受害人也进入到法庭参与庭审,大批市民驻足围观。

于欢与母亲苏银霞均未到达庭审现场。于欢的姑姑于秀荣进入法庭参加庭审,其代表于欢母子向该团伙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于欢姑父、当年案发时报警的刘先生表示,于欢仍在服刑,其母苏银霞现被羁押在看守所。

吴学占团伙在于欢案发生后被公安机关查办:2016年4月14日,因苏银霞被吴学占团伙成员侮辱,于欢持刀刺伤4人,其中杜志浩死亡。2017年2月,于欢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2017年6月23日,山东高院二审认定于欢行为具有防卫性质,但超出必要限度,以故意伤害罪改判有期徒刑5年。

▲2017年6月23日,山东高院二审改判于欢有期徒刑五年。新华社发▲2017年6月23日,山东高院二审改判于欢有期徒刑五年。新华社发

2017年5月25日,聊城公安通报,吴学占等人涉嫌违法犯罪案件于2016年5月25日由山东省公安厅挂牌督办,由聊城市公安局指定东昌府分局异地立案侦办,团伙涉案的18名成员除杜志浩死亡外,其余17人全部落网。

“于欢应该知道今天吴学占团伙受审。”于秀荣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开庭前一天,律师专门与于欢进行会见。

此外,她每个月的27日去见一次于欢,他很担心父母和姐姐。“同一案子其他人都办了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但我们家这三人还在拘留,也没有什么解释。”

起诉书显示,吴学占团伙犯罪与于欢、苏银霞有关的罪名有3个,分别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

殷清利律师介绍,苏银霞的诉讼请求是,依法判决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于欢的诉讼请求是,对吴学占等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两人均要求该团伙对当年所作所为进行赔礼道歉,于欢还提出支付精神抚慰金的要求。

▲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办公楼(右),于欢及母亲曾在此被吴学占团伙控制、侮辱。王瑞峰 摄▲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办公楼(右),于欢及母亲曾在此被吴学占团伙控制、侮辱。王瑞峰 摄

“吴学占团伙非法拘禁、非法侵占,给于欢家人造成伤害,希望能公开道歉并赔偿。”12日下午4时许,于秀荣回到家中。她表示,作为刑事附带民事的代理人,自己仅在法庭上宣读于欢母子的赔偿请求,此后便按要求离开,未参与刑事部分的庭审。

有受害人称被脱去衣服电击

早在“于欢案”案发三年前,吴学占就曾指使团伙成员,非法拘禁山东省冠县东古城镇古北村的村民王秀娥。检方就此案最新补充起诉称,建议以非法拘禁罪、强制侮辱妇女罪对其一并起诉。

根据起诉书内容,因王秀娥持续信访,2013年12月,东古城镇镇长吴德明(另案处理)安排吴学占对其看管控制。12月9日晚,在吴学占指使下,杜志浩(已死亡)伙同郭彦刚、郭树林、吴风磊、杜建岗身穿迷彩服、戴头套,驾车前往古北村,翻墙进入王秀娥家中。

“晚上9点听见有人踹门,我一看,(他们)都戴的头套,穿一身迷彩服,拿着电棍,胶带。”52岁的王秀娥回忆,这些人一进来,就先用胶带粘住她的嘴。然后绑住胳膊和腿,戴上头套把她抬出去。到达一个地方后,给她戴上手铐,并脱掉衣服吊到梁上,往眼里喷辣椒水,用电棍击打,“乳头都被击打没了”。

▲2013年12月,王秀娥被吴学占团伙非法拘禁后,脸部遗留多处伤疤。受访者供图▲2013年12月,王秀娥被吴学占团伙非法拘禁后,脸部遗留多处伤疤。受访者供图
▲2018年4月,王秀娥回忆自己遭受非法拘禁的情形。▲2018年4月,王秀娥回忆自己遭受非法拘禁的情形。

王秀娥称,绑架者当晚轮流对其殴打三四个小时。第二天她被放下来,光着身子反铐在一个台式椅子上。“他尿到一个矿泉水瓶里,让我喝,我不喝就又被打。”她说,随后他们拿来一个1米高的水桶,装满水,把她的头摁进去。

“我上不来气,就用头猛顶水桶,腿也来回摆动,一直挣扎。”王秀娥提到,自己被摁进去拉上来,拉上来摁进去,反复多次。对方还拿枪状物恐吓,她多次跪地求饶。

此后,绑架者将其带离被“关押”小屋。“他们把我拉到一个树林里,挖了几个坑,把我拉到里面说要活埋,还说有人拿钱买我的命。”王秀娥回忆,因自己多次求饶,绑架者最终将其带离树林,送回家门口。

起诉书提到,吴学占指使团伙将王秀娥强行拘禁至冠县东外环中海达集团公司一处废弃的办公室内,期间采取扇脸、脱去王秀娥衣服,捆住其双手吊离地面等方式,对其进行侮辱和殴打,直至12日深夜放回,时间长达80小时左右。

王秀娥称,以前听说过吴学占,也知道他是黑社会,但当时没意识到是他们做的。直到2017年8月,警方打来电话说是破获案件,她去做笔录,公诉书上提到,吴学占承认是他做的。

吴学占涉黑团伙“称霸一方”

吴学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他为首的涉黑团伙如何勾连,如何作案?起诉书提到,1983年出生的吴学占中专文化,2007年曾于一场纠纷中,持刀砍伤对方面部。其黑社会团伙“称霸一方”,侵害冠县当地金融、交通、社会生活等方面正常秩序。

根据检方指控,2010年以来,吴学占在冠县先后成立两家房地产公司,由赵荣荣作为会计负责账目管理。以该公司为据点,逐步形成以吴学占、赵荣荣为组织领导者,李忠、杜志浩为积极参加者,郭彦刚等人为参加者的黑社会犯罪组织。

吴学占还将李忠、郭树林等人安排到冠县人民医院当保安,以便进行违法犯罪活动随时差遣。该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案发后互相串供,销毁罪证,逃避打击,对抗侦查。

其中,李忠此前还涉嫌犯强奸罪。2010年6月底,他伙同翟某博、吴某超(均另案处理)以上网为由,将被害人骗至冠县某宾馆房间。3人先后采用暴力、胁迫手段,强行与这名女性发生性关系。事后被害人到公安机关报案,据澎湃新闻报道,案发后吴学占介入,并与被害女孩协商调解。

检方指控,该团伙以暴力、威胁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因父亲医治无效死亡,吴学占为泄私愤砸坏医生轿车;为催还高利贷,非法侵入苏银霞等受害人住宅并拘禁;干扰政府部门正常工作,威胁冠县交通局执法人员;到银行滋事,逼迫银行给相关企业违规发放贷款。

该团伙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获利。发放高利贷牟利,强迫相关公司出让已中标的工程,并使用该公司名义继续施工,领取1300余万元工程款;非法经营,强行违规建设加油站、开发楼盘牟利。

此外,团伙还以商养黑,用牟取的利益支付成员薪酬。于欢案发后,吴学占出资200万元给杜志浩家属作为抚恤金,给受伤的严建军联系医院救治。

“此前多案未受重视处理”

此次受审的15名被告人中,有3人为刑满释放人员。

其中,郭树林因犯抢劫罪,于2011年5月30日被判两年半,并处罚金2万元。2013年4月25日减刑释放,又因涉嫌非法拘禁罪于2016年10月13日被监视居住,10月20日被刑事拘留,11月25日被批准逮捕,羁押于聊城市看守所。

根据起诉书,郭树林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退出已中标的工程,故意毁坏财物数额巨大,非法侵入他人住宅,非法拘禁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其被控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6项罪名。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联系到郭树林的哥哥郭树猛,他表示自己经常不在家,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弟弟的事情我没有直接和律师沟通过,都是家人在处理,他们的情绪也一直不太稳定。”他表示希望法庭公正判决。

▲4月12日,吴学占等15名被告人,在山东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受审。▲4月12日,吴学占等15名被告人,在山东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受审。

于欢案民事赔偿部分的代理律师殷清利表示,代理案件时,比较深刻的感受是,于欢案发生前,于学占团伙曾用恶劣手法对很多受害人实施过类似行为,但要么被调解,要么不被受理不了了之,导致该团伙越来越猖獗。

为何“于欢案”2016年案发,补充侦查两次2018年才开庭审理?

殷律师分析,案件通过在各村张贴通知来召集受害人,很多人起初并不知道殴打拘禁自己的是吴学占团伙,通过比对才陆续到办案机关作证,这造成案件调查时间较长。而吴学占团伙归案后,不停地检举揭发其他人的犯罪行为,导致案件相关事实认定不断发生变化。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